后主陈叔宝之《玉树后庭花》,真的是“亡国之音”吗?

 宋元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3-10 19:22

问题:后主陈叔宝之《玉树后庭花》,真的是“亡国之音”吗?

刘禅一句此间乐,不思蜀,被人笑话了几千年,直到现在才有人不断为他翻案,说他是明哲保身,是聪明不是傻,看看二十四史就知道了,绝大多数亡国之君都被杀掉了,能活下来的是少之又少。这样解释的话装疯卖傻也说的过去。其实历史上还有一位后主,日子过的比刘禅还逍遥自在,他就是南陈后主陈叔宝。

唐朝杜牧有一首《泊秦淮》的诗:

回答:

图片 1

烟笼寒水月笼沙,夜泊秦淮近酒家。

玉树后庭花

陈叔宝没有刘禅的知名度高,但是他有两个地方是刘禅比不上的,一个文化修养,陈后主虽然是亡国之君,但是人家文化水平高,诗词歌赋样样拿手,至今还有文学作品流传于世,第二个就是有位女神一样的妃子张丽华,陈国灭亡后被当做红颜祸水给咔嚓了。

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。

  

根据《陈书》记载,后主陈叔宝,字元秀,小名黄奴,553年出生,582年继位,是陈朝的第五位皇帝。虽然陈叔宝是太子,但是在陈朝没什么用,谁的本事大谁是皇帝。

图片 2

丽宇芳林对高阁,新妆艳质本倾城。

陈叔宝的弟弟叫陈书陵,从小就英勇善战,军权在握,在老皇帝去世后,陈叔宝灵柩前痛哭流涕,陈书陵趁机用刀砍向陈叔宝的脖子,史书上说用的锉药刀,估计这刀不怎么样,也是后主命不该绝居然没砍死,在太后和其他人的帮助下,陈后主捡了一条性命,平定叛乱之后登基为帝。不理朝政 文学造诣高刘禅在位时蜀国怎么说还过的不错,但是陈后主就有点差劲了,一般事情都是张丽华负责管理,陈叔宝的日子就是花天酒地,写写文章,喝喝酒。陈后主写的最名的就是,玉树后庭花了,欣赏下

“后庭花”本是一种花的名,这种花生长在江南,因多是在庭院中栽培,故称“后庭花”。后庭花花朵有红白两色,其中开白花的,盛开之时使树冠如玉一样美丽,故又有“玉树后庭花”之称。《后庭花》又叫《玉树后庭花》,以花为曲名,本来是乐府民歌中一种情歌的曲子。南北朝陈朝最后那个皇帝陈后主陈叔宝填上了新词,词为:丽宇芳林对高阁,新妆艳质本倾城。映户凝娇乍不进,出帷含态笑相迎。妖姬脸似花含露,玉树流光照后庭。

后主陈叔宝之《玉树后庭花》,真的是“亡国之音”吗?。映户凝娇乍不进,出帷含态笑相迎。

图片 3

图片 4

妖姬脸似花含露,玉树流光照后庭。

丽宇芳林对高阁,新妆艳质本倾城。

陈叔宝穷奢极欲,沉湎声色,是一个典型的昏君。当时,北方强大的隋时时准备渡长江南下,陈这个江南小王朝已经面临着灭顶之灾,可是这个陈后主,却整天与宠妾张贵妃、孔贵人饮酒嬉戏,作诗唱和。陈后主不是一个称职的皇帝,但是他在辞赋上确实有很高的造诣,创作出了很多辞情并茂的好作品。从《玉树后庭花》这首诗就可以看得出来。

             ――陈后主(陈叔宝)

映户凝娇乍不进,出帷含态笑相迎。

陈叔宝于南朝梁承圣二年十一月出生在江陵,是陈宣帝陈顼的长子。太建元年正月,被立为皇太子。陈宣帝太建九年十二月,东宫落成,陈叔宝正式入主东宫。在此期间,他师从周弘正学习《论语》、《孝经》等儒家经典,并多次亲自释奠太学。此外,陈叔宝尤为喜爱文艺,大量文士成为其东宫僚属,并开始举办文学宴会。

图片 5

妖姬脸似花含露,玉树流光照后庭。

图片 6

历史上有名的后主有三个,除了陈朝后主陈叔宝外,前有蜀汉后主刘禅,后有南唐后主李煜(当然,北齐高纬,孟蜀的孟昶也称为后主,但不大著名)。既然称为后主,当然全都是亡国之君,荒淫昏庸的名声是少不了的。不过,这些后主们,虽然胡涂无能,却并不暴虐。

花开花落不长久,落红满地归寂中。

陈叔宝继位之时,正值隋文帝开国之初。文帝有削平四海之志,于是隋之群臣,争劝文帝伐陈。祯明二年(隋开皇八年,588年)底,文帝下诏数后主二十款大罪,散写诏书二十万纸,遍谕江外。有人劝文帝说兵行宜密,不必如此张扬。文帝说:“若他惧而改过,朕又何求?我将显行天诛,何必守密?”于是修建了许多战舰,命晋王杨广、秦王杨俊、清河公杨素为行军元帅,总管韩擒虎、贺若弼等率五十一万大军分道直取江南。隋军东接沧海,西距巴蜀,旌旗舟楫,横亘数千里,无不奋勇争先,欲灭了陈朝。

陈后主的这一首《玉树后庭花》,现在已成为精神颓废萎靡的代名词,小杜有诗:“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”;刘禹锡更是说:“万户千门成野草,只缘一曲后庭花”,经过这样的“宣传”,此诗几乎成了祸国的妖孽之诗,于是不少人掩目拂袖不再去细细赏析,连带着对陈叔宝的其他诗作也嗤之以鼻。

据说隋军已经攻入南京城了,后主依然在喝酒唱歌,前线送来的告急文书都没拆,等韩擒虎入宫抓人的时候,陈后主的第一反应不是反抗,也不是投降,而且和妃子一起跳进了枯井了。

陈叔宝却深居高阁,整日里花天酒地,不闻外事。他下令建大皇寺,内造七级浮图,工尚未竣,为火所焚。隋军深入,州郡相继告急,后主叔宝依旧奏乐侑酒,赋诗不辍,似乎亡国的威胁并不存在。

其实,陈叔宝的这首诗,单从辞章上看,也算是写得珠光宝气、绚烂如锦。“丽宇芳林对高阁,新妆艳质本倾城”,写华丽的殿宇,芳菲满园的花树,还有那些新妆艳质的美人,仿佛是一幅绝好的宫乐图。“映户凝娇乍不进,出帷含态笑相应”,这是写美人们应召时娇怯的姿态,结句说:“妖姬脸似花含露,玉树流光照后庭”(此处的“妖”,就是美艳的意思,没有后世的贬义),玉树流光,花如人面,美人含笑,娇花含露,一般的流光溢彩,让人心醉。

陈后主被俘后,除了张丽华被杀之外,其他人都被带到了长安城,隋文帝对陈后主还不错,赏赐给他很多东西,还给了三品官的待遇,有宴会也经常叫上他,怕他伤心,隋文帝还专门嘱咐不要演奏南方的音乐。不过陈后主好像不在乎。根据《南史》记载,陈后主对隋文帝说,我经常要上朝参加集会,没有一个官位不方便,希望皇帝能给个官做。隋文帝说这个人真是没心没肺的。原文是:叔宝云,‘既无秩 位,每预朝集,愿得一官号’。”隋文帝曰:“叔宝全无心肝

祯明三年(隋开皇九年,589年)正月,隋兵自广陵渡过了长江。贺若弼使用了兵不厌诈的策略,他先用战马买陈朝战船隐蔽起来,再买破船五六十艘置放于长江小港汊内,故意给陈朝造成隋朝没有水军的错觉;又让沿江部队在换防之际,大张旗鼓,聚集广陵,陈军以为敌兵要发动进攻,慌忙准备,但隋军并不发一矢一镞,便匆匆而去,日子一久,陈军知是换防,也就懈怠了。贺若弼又使人故意缘江狩猎,人马喧噪,声震江岸,以迷惑对方,因此隋兵渡江时,陈军并未发觉。与此同时,韩擒虎也攻占了采石,杨广率大军屯驻六合镇之桃叶山。隋兵一鼓作气,以秋风扫落叶之势连下京口、姑孰(安徽马鞍山市当涂县),军纪严明,秋毫无犯,深得人心。陈军连战皆北,望风溃逃。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,陈叔宝这才慌了手脚,召集大臣退敌,还大肆扩兵,连僧尼道士也悉数征召入伍。

这首诗,既写后庭中的娇花,又写殿宇内的美人,花与美人,交错辉映,浑融一体。这和李白所谓“名花倾国两相欢”之类的句子,其实是同一机杼的。但现在人们只赞扬诗仙的《清平调》(白诗中赞美的也是“红颜祸水”杨玉环),却视陈后主的诗为“大毒草”,实在是不甚公平。

图片 7

其时建康城中尚有兵十万,后主却六神无主,日夜啼泣,将朝政交给施文庆办理。文庆胡说诸将嫌功高赏薄,时有怨言,不可委以重任,因此诸将凡有建议,皆阻而不行。当贺若弼攻京口时,萧摩诃请战,后主不许;贺若弼攻占钟山,萧摩诃又建议说,隋兵孤军深入,立足未稳,如果偷袭,定可奏捷,又为后主所拒。大将任忠上奏建议也被陈叔宝屏而不纳。

隋文帝杨坚下诏讨伐陈叔宝时,历数了他的“二十恶”。俗话说“十恶不赦”,陈后主竟然翻了一倍,看起来似乎是罪恶滔天,但其实所列“罪行”多有夸张:

陈叔宝的另一爱好就是喝酒,喝到什么程度呢,每天很少有醒的时候,而且喝的多,每天和下面人能喝一石酒,一石有多少呢,查了下网上标准也不统一,从几十斤到上百斤的答案都有,不管是几十斤还是上百斤酒,都够惊人的。难怪隋文帝听到之后很惊讶,原文是大惊

图片 8

叔宝……据手掌之地,恣溪壑之险,劫夺闾阎,资产俱竭,驱蹙内外,劳役弗已。徵责女子,擅造宫室,日增月益,止足无期,帷薄嫔嫱,有逾万数。宝衣玉食,穷奢极侈,淫声乐饮,俾昼作夜。斩直言之客,灭无罪之家,剖人之肝,分人之血。欺天造恶,祭鬼求恩,歌舞衢路,酣醉宫阃。……自古昏乱,罕或能比。介士武夫,饥寒力役,筋髓罄于土木,性命俟于沟渠。君子潜逃,小人得志,家家隐杀戮,各各任聚敛。天灾地孽,物怪人妖,衣冠钳口,道路以目。

陈后主就这样吃吃喝喝的在隋朝生活了十六年,604年病逝。追赠为大将军,封长城县公,谥号为炀。这谥号封的,和隋炀帝一样,最后又还给老杨家了。

当贺若弼攻入建康宫廷时,陈叔宝带着张、孔二妃以及十来个宫人,逃出后堂景阳殿,就要往井里跳。袁宪苦苦哀求,陈后主不听。后阁舍人夏侯公韵用自己的身子遮挡井口,陈后主极力相争。争了很长时间,才得以跳进井里。不久,有隋军士兵向井里窥视,并大声喊叫,井下无人应答。士兵扬言要落井下石,方才听到有人求救,于是抛下绳索往上拉人,觉得非常沉重,本来以为后主体胖,等到把人拉上来,才吃惊地发现,原来一根绳索,“串”着陈后主、张丽华以及孔贵嫔三人。

说陈叔宝“宝衣玉食,穷奢极侈,淫声乐饮,俾昼作夜”,是没有冤枉他的,他确实沉溺于歌舞宴乐,不但倦于政事,迷醉于温柔之乡,而且经常和江总、孔范之类无行文人饮酒赋诗,没有皇帝的样子。但说他“剖人之肝,分人之血,欺天造恶”等等,似乎是厚诬其人。至于“天灾地孽,物怪人妖”,更是没谱的话,将陈朝的君臣、江南的河山都妖魔化了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图片 9

陈叔宝的罪过其实也没多少,无非是经常在脂粉堆里混,和后宫里的美人张丽华、孔贵妃等游宴玩乐无度罢了。定他个“自古昏乱,罕或能比”的评语,实在过分了。其实,不说早年的夏桀商纣,整个南北朝时期就暴君昏君辈出:南朝刘宋时的前废帝刘子业淫虐异常,让侍卫和皇家内眷一起群奸乱交,自己观看取乐;北齐高洋的所为更是骇人听闻,他酒醉后,竟然抽刀把爱妃薛美人的头颅割下,然后大摆酒宴,召来群臣,席间将美人头拿出来摆在盘中,并将薛美人的尸身抬来,当众剥光衣服,像宰猪一样剖割。和这些“又黄又暴力”的君主相比,陈后主算是很靠谱的了。但人们却偏偏逮住人家来说事,成为昏君代表,看来“抓典型”这事,很没准儿。

杨坚对陈叔宝极为优待,准许他以三品官员身分上朝。又常邀请他参加宴会,恐他伤心,不奏江南音乐,而后主却从未把亡国之痛放在心上。一次,监守他的人报告文帝说:“陈叔宝表示,身无秩位,入朝不便,愿得到一个官号。”文帝叹息说:“陈叔宝全无心肝。”监守人又奏:“叔宝常酗酒致醉,很少有清醒的时候。”隋文帝让后主节酒,过了不久又说:“由着他的性子喝吧,不这样,他怎样打发日子呀!”过了一些时候,隋文帝又问后主有何嗜好,回答说:“好食驴肉。”问饮酒多少,回答说:“每日与子弟饮酒一石。”让隋文帝相当惊讶。

确实,陈叔宝当时的确只有“手掌之地”,只占据江南的三十个州,人口总共才二百万人左右。相比之下,隋朝势力空前强大。之所以陈朝能够苟且偷生,主要是因为原来北朝本身也不安定,北齐和北周相互争战,没有精力专门对付陈朝。现在隋文帝一统北方,派五十一万大军,席卷而来,就算陈后主再英武一百倍,也难以逃免灭亡的结局。

图片 10

有时静心想想,陈后主这样的人物,这时候反倒是对黎民百姓有好处的,要是换个励精图治的国君,率大军血拼很长时间,像火烧赤壁时一样,一把火烧死很多人,南北再割裂争战几十年,那样人民死伤必然惨重。现在好,后主只知道“日夜啼泣”,手下的将士也心无斗志不战而降,国都建康差不多相当于“和平解放”,整个江南地区也依靠后主的“投降书”几乎得以传檄而定。

隋文帝东巡邙山,后主奉召前往,他在宴会上赋诗说:“日月光天德,山川壮帝居,太平无以报,愿上东封书。”表请封禅,隋文帝不许。杨坚评价说:“陈叔宝的失败皆与饮酒有关,如将作诗饮酒的功夫用在国事上,岂能落此下场!当贺若弼攻京口时,边人告急,叔宝正在饮酒,不予理会;高颎攻克陈朝宫殿,见告急文书还在床下,连封皮都没有拆,真是愚蠢可笑到了极点,陈亡也是天意呀!”

隋文帝见陈叔宝懦弱得像一堆烂泥,浑身上下没半根刚骨,于是也没有为难他。虽然美人张丽华被隋将高熲杀了(怕她太过妖媚迷惑人),但陈叔宝却被好吃好喝地养起来。据说陈叔宝经常喝得烂醉,隋文帝吩咐人少给他酒喝,但不久就又下令:还是让他喝够吧,不然他会不舒服的。有人说,陈叔宝恐怕是借酒浇愁,仿效信陵君以醇酒美人自杀。但也未必全是,陈叔宝自亡国后,一直活了十五年,比隋文帝还晚死好几个月。所以隋文帝给他的评价不无道理:“叔宝全无心肝”。但话说回来,如果陈叔宝“有心肝”、讲志节的话,隋朝又岂容他活在世上?